一位比特币信徒的自白:从狂热痴迷走向迷茫怀疑

原创 Kbet365  2021-02-10 22:51 

编译:杨二一、陈聪聪

来源:财富中文网

亚历克斯•皮卡德曾是比特币的终极信徒。27岁时,皮卡德辞去了南加州薪酬优渥的贸易工作,加入了这场比特币革命。他远赴华盛顿州中部一个小村庄,在电价便宜、果树环抱的村庄里,他包下了多个车库挖比特币。随着加密货币概念暴涨,皮卡德的这个由集成电路驱动的“主机农场”,每天的收益可达上千美元。

但是,在皮卡德看来,这场冒险不仅仅是为了赚钱,更是为了改变世界。“比特币由‘限制供应’的计算机协议控制,而不是由‘创造供应’的政府控制——这就是它的吸引力所在。”他告诉《财富》杂志,“美元、欧元越印越多,通货膨胀加剧,这些货币的价值越来越受侵蚀,而比特币不会这样。我相信,用比特币钱包在亚马逊上购买视频游戏,在艾派迪(Expedia)上购买机票,而且直接支付,中间不用兑换美元,这才是未来的趋势。”

巨大的电力需求使当地电网不堪重负,在2018年比特币价格大幅回撤前,皮卡德停止了这场挖矿冒险。他被调到加州担任锐联资产管理公司(Research Affiliates)的副总裁,该公司监管着价值1450亿美元的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。在新的岗位上,皮卡德负责研究不同资产类别的回报,寻找最小化交易成本的策略。

站在主流金融领域的视角,皮卡德对比特币背离最初愿景的程度感到震惊。“由于四年前犯下的错误极大地增加了交易成本,比特币从未成为真正的线上现金系统。”皮卡德说,“比特币应当成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,一种提供通胀保护的数字黄金。但现在,它的波动性太大,不适合作为价值储存手段。支持者们完全忽略了数据的情况。”

让皮卡德感到震惊的是,从日常消费货币的最初使命开始,比特币是如何一步步下坠、失败的——虽然价格飙升至新高,但原因并不是比特币能够投以实际用途(连投资产品黄金都是珠宝制造的主要原料),而是成为一种投机工具。“一个投机者确信他能以更高的价格把它卖给另一个投机者,这是比特币现在唯一的价值。”皮卡德说。

在皮卡德看来,比特币从10月份的10500美元飙升至现在的40000美元,形成了一个“超乎以往的巨大泡沫”,和以往所有的泡沫一样,“比特币泡沫”终将破裂。皮卡德为锐联资产管理公司网站写了一篇文章,讲述了他曾作为“比特币斗士”的动荡命运,他还与本文作者进行了详细的交谈。

比特币101

皮卡德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机械工程师,曾在位于加州温暖的新港海滩的一家量化投资公司工作。皮卡德从2013年开始交易比特币,到2017年初,他决定把交易所得收入投入到挖掘价格飙升的加密货币的设备中。他花了30万美元购买了大约100台配备了专用ASIC芯片的电脑,这些芯片只有一个功能:挖比特币。他在地图上搜寻成本最低的地点——除了设备,电力是挖比特币最大的成本。

最终他在华盛顿州的韦纳奇找到了合适之地。这是一个约有3万人口的飞地,坐落在一个盛产谷物的山谷中,距离西雅图以东3小时车程。韦纳奇自称是“世界苹果之都”和“大西北地区传送带的搭扣”——后者描述了它的位置,位于哥伦比亚河上的水力发电大坝“带”的中间。

韦纳奇拥有的大型水电站,以每千瓦时3美分的价格出售电力——这是全美最低的价格。他把装着22台大型机的临时钢丝架装进自己的车库里,开始了比特币挖矿之旅。当时,每10分钟就会向挖矿成功者发放12.5个比特币的“区块奖励”,以2017年年中价格计算,一个比特币的价值为2500美元至3000美元,每小时发放75个比特币,也就是约20万美元。皮卡德的主机每隔10分钟就产生数百万个“哈希函数”,这些函数是由字母和数字组成的长串,从不同数量的0开始。他加入了一群由其他挖矿者组成的队伍,成员们将自己的计算能力集中起来。当队伍通过在一个新区块“求解哈希值”而击败其他挖矿者时,皮卡德将分到奖励。

暴涨发生

在2017年的繁荣期,比特币的价格不断上涨,获胜的奖励也越来越大。那一年,比特币的价格飙升了20多倍,达到2万美元。皮卡德回忆说,他的计算能力只占整个市场的1%,他的收益也与这一份额相当。这样的规模之下,他一天能赚4000到5000美元,如果这种繁荣持续下去,一年的收入将达到180万美元。那时开始,皮卡德担心起投机狂热的发生——这一涨幅远远超出了一个可靠货币的正常波动范围。这也标志着,比特币开始从粗具规模的消费者交换媒介,走向为大众所广泛接受的数字赌场。

最开始的时候,皮卡德认为,随着比特币在转账和购买商品方面越来越受欢迎,其美元价格将变得相对稳定。当时他想,随着时间的推移,比特币对美元会升值,因为比特币不受通货膨胀的影响。此外,比特币还提供了一种更快、更便宜的汇款方式,还承诺将商户为信用卡交易支付的3%费率降至几美分。

皮卡德喜欢向朋友们展示比特币是多么便宜且容易使用。皮卡德说:“在2013年、2014年期间,我去新港海滩的酒吧时,乐趣之一就是让朋友请我喝一杯啤酒,告诉他们,我会用比特币给他们付钱。我还向他们展示如何在iPhone上下载比特币钱包,支付瞬间就能完成。”当时,通过电子转账可能得花费50美元,还要等待几天时间,而Venmo、Zelle、Cash App和Apple Cash这些网站还不存在,或者尚处起步阶段。皮卡德这群人,就已经开始以毫秒为单位、以一美分一次的价格交易数字现金。“你可以感觉到它的魔力。”他惊叹道。

在最初几年,比特币确实有可能成为在线支付领域的巨头。当时,它似乎正慢慢实现其创造者的愿景。比特币的创造者以笔名中本聪撰写了推出加密货币的著名论文,中本聪认为,这一构想的主要目的是“实现小额随意交易”,并大幅降低购买成本。从2014年开始,包括戴尔(Dell)、艾派迪和视频游戏销售商Steam在内的一些零售商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。

但在2017年12月到2018年夏天之间,比特币玩家和其他入局者在其价格跳水后,大部分都放弃了这种加密货币。皮卡德说:“在2017年底比特币贬值最疯狂的时候,在Expedia等网站上用比特币支付的费用已从20美分变成50美元。” “即使到了现在,把比特币从一个钱包转到另一个钱包的成本也要大约10美元。”在禁用比特币支付时,Steam提到其“飙升”的交易成本及“通证”(token)极高的波动性。如今,Venmo和Zelle等新的付款工具又正在步入比特币的后尘,以微薄的成本在互联网上挤占现金的使用空间。

超负荷运转

然而皮卡德从比特币中得到的福利好景不长。2017年12月,当地公用事业公司因其电网超负荷运转而将他的挖矿设备关闭。于是他离开那片荒野之地,前往加州,并紧守着他的比特币,但2018年比特币的暴跌又抹去了他大部分的身家。他亏本出售了自己的设备。

他如此信任的比特币怎么会崩溃得如此之快?皮卡德指出,比特币“需要大范围的商用才能成为一种可流动的、稳定的货币。”但是,对其架构进行的一场根本性的改革,实际上使其无法用来购买汽车,机票或牛奶。皮卡德说,2017年8月发生的一起关键事件使得比特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以至于“亚马逊和任何其他电商网站都无法将其用作交易货币。”

他说,挖矿社区拟定了这样一项规则,即限制每十分钟增加到“区块”中的数据量,不得超过一兆字节。每个区块包含约2200笔交易的数据。其中包括比特币的买卖双方交易、转账的数字地址。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是卖方的数字“签名”,用以验证他们对比特币的所有权。但由于矿工和投机者在2017年比特币风暴中的交易速度如此之快,显然,一兆字节的限制会造成瓶颈。

因此,矿工们决定通过取消卖方签名的方式来节省每个区块的空间。这种对比特币软件提出的更新被称为“隔离见证”(SegWit),即将卖方签名与区块中的其他数据分离的过程。并非所有交易都消除了签名。此举能有效地使每个区块中允许的最大交易量增加一倍。

皮卡德说:“尽管如此,交易的需求依然很大,所以即使放开了部分限额,交易量也有限。”取消签名的方式原本可以使比特币的交易量增加3到4倍。但这其实没能奏效。 皮卡德说:“隔离见证颁布后不久,需求增加了100倍。”他解释道,这一变化破坏了比特币的初始规则:“中本聪说,‘我们将一种电子硬币定义为一条数字签名链。’ “在2017年8月之后,签名不再是交易的一部分,或者不再是区块链上的一部分,签名实际包含在单独的文件中。”

这一变化对交易双方造成了两个负面影响。首先是他们对比特币失去了信心。正是签名显示了比特币的所有权链,确保卖方以通证形式支付的是比特币、证明他们并非在洗钱或者从事其他非法行为。而取消签名会增加交易者接手新的比特币的风险。第二个缺点是费用大涨。随着交易量的增加,超过了每个区块的容量——现在仍然如此。因此,发往指定商户或转到买家钱包的款额排在一个称为“矿池”(mempool)的队列中,依次等待进入一个区块。

然后,每笔交易都必须由矿工“认证”或“确认”,才能进入一个区块,并使交易双方获得各自的报酬。卖方都想让自己的交易进入下一个区块尽快进行,因而展开激烈的竞争,迫使他们向矿工支付越来越高的费用,才能挤到队伍的最前列。正是这个瓶颈使这项费用从2010年代中期的1美分增加到10美分,在高峰时期更是高达50美元——今天约为10美元。

皮卡德说:“这种转变使比特币脱离了日常的购买和转让,也改变了它的面貌。”他说,今天,比特币的新拥趸正在自欺欺人,将这种加密货币视为一种储值和对冲通胀的手段:“他们称其为‘数字黄金’。”但是,即使通货膨胀,黄金的价值从长期来看也不会改变,因为它是一种具有实际用途的商品,其开采成本和价格往往会随着整体价格波动而下降——尽管在此期间会有很多大起大落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黄金也是投机者的最爱。而在最近的历史上,其最大的波动是从2019年11月的每盎司1476美元涨至2020年8月的2067美元,涨幅为40%,此后一路下跌到目前的1857美元。从2013年中到2017年中,它的交易价格在1100美元到1300美元之间小幅波动。

越来越多的崩溃

如果说黄金的走势还只是颠簸,比特币就像坐上了最疯狂的过山车。正如皮卡德所指出的,它的暴涨和暴跌完全与投资者对未来是通胀还是通缩的预期无关。他说,在2018年,尽管比特币下跌了83%,但未来五年的预期通胀依然不变,为2%(以5年盈亏平衡通胀指数衡量)。然后,当比特币从2018年底开始急剧飙升,至2020年底已是原来的七倍时,通胀指数再次表明,比特币快速上涨的价格对通胀没有构成任何风险,依然是2%。比特币疯狂起伏时,通胀的预期却趋于平缓。

皮卡德总结说:“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意味着,它并不是可靠的储值手段。它不再被用作可流通的交易货币。在商业界,他们说这是一笔可以‘稳持’(‘hodl’,即不管价格涨跌,都坚持持有)的重要资产。但除了价格走势图外,投机者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说明,这是一笔不错的投资。”早期,比特币的支持者们希望,他们可以不用再先把比特币兑换成美元,而可以直接用他们的比特币购买一切物品。 “现在,要想用比特币买什么东西,首先必须通过Coinbase或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,将其兑换成美元,还要在采矿费之上再支付一笔额外的交易费。”

正如皮卡德指出的那样,比特币市场的每一次繁荣都会以悲剧收场,他希望这次也是一样。他说:“它不再有改变社会,改善人民生活的机会。”几年前,皮卡德在纽波特海滩酒吧交易时,他觉得这像“魔法”一样神奇,而现在再回首,他依然觉得那像一种“魔法”——只不过是让人疯了的魔法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jregan.com/283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